比王位高尚的誓言和爱

    暮春三月的满月之夜,王妃们亲自动手,挥着寒光闪闪的月牙刀,宰了黑骏马,用它牺牲的祭坛,祈祷众神,保佑王子诞生。多蒙诸神福荫,没过多久,在柯萨拉国香花都城的阿耀托亚王宫里生了四个王子。其中,第一王妃的儿子拉阿玛最受宠爱,如果睡在白色的摇篮里,就像开放于恒河清波上的青莲之花。在一个满月之夜,这孩子曾经把手伸向夜空的明月,又哭又闹地缠磨人。

    “王子啊,闪闪放光,美得很吧?”母妃让他手里拿上宝石他还哭。

    “肚子饿了吧?”侍女给他奶喝,他仍然不停地哭。

    “是魔女作祟吧?”供养了女神之后哭得更厉害。无计可施的人们,和宫廷的顾问高僧一商量,那位高僧让孩子手拿镜子照空中的月亮。拉阿玛立刻停止哭泣笑逐颜开,而且笑得很美。原来这孩子是想把圆圆的月亮当玩具玩。拉阿玛像镜子映出来的空中月亮那样高雅地、美好地成长起来了。从贤者那里学习语言、音乐、舞蹈、绘画等等学问的时候,拉阿玛在四个王之中,就像塔顶上飘扬的旗帜一样,特别出色。16岁的时候,消灭了森林的恶魔们,很早地显示了他的武功高强和性格勇敢,参列邻国国王祭典的时候,国王下令把著名的湿婆强弓抬出来,并且说:

    “从很久以前,曾有几百勇士,至于罗刹和阿修罗那样的恶鬼不用提了,就连众神也没有一个能把这弓拉满的。把这强弓拉满的勇士才值得考虑把王女希塔公主嫁给他。”

    拉阿玛微笑着把神弓的弦拉开,他用金刚力拉满。看吧,强弓发出雷一般的声音,折成两截了。

    “啊,我看见奇迹了。拉阿玛才是无与伦比的勇士,无比美貌的希塔公主应该找这样的王子作丈夫才是。”

    根据国王的这些话,拉阿玛娶了邻国的公主作新娘,然后是新婚夫妇一起回到故国的都城。父王的高兴自然非同寻常。他决定把王位让给新婚的王子了。都城所有的街道都装点了灯饰,市民们为了明一的登基典礼忙着编花环,荒野山村,祝贺王子登基的欢声也充溢四野。但是只有一个人很不高兴,她就是第二王子巴拉塔的乳母。这个丑得很的驼背女人对巴拉塔的生母第二妃说拉阿玛的坏话。她说:

    “王妃殿下为什么高高兴兴地看那应该诅咒的街灯?难道殿下就没有看到您和王子巴拉塔眼看着就要掉进悲哀的深谷里么?”

    “别说拉阿玛的坏话吧!拉阿玛虽然是第一王妃所生的王子,但是他待我非常亲切,把我当作生身之母看待。”

    “啊,心地善良的王妃殿下!如果拉阿玛当了新的国王,王妃殿下您就是第一妃的侍女,巴拉塔王子那就很可怜了,他给拉阿玛当下等仆人。不用说,心黑手毒的拉阿玛就会把殿下您赶出王宫。”

    第二王妃被驼背女人恶毒的话所惑,怀着满腔妒火对国王说:

    “国王陛下,从前您和恶魔战斗时曾受过一次重伤,是我精心护理才把命拎了回来。您说过,作为对我的谢礼,答应我两个要求。我如果有这个要求,您还答应么?”

    “神作证,我答应。”

    “我的要求之一是把我的王子巴拉塔定为新王,之二是让拉阿玛穿着树皮衣服,以苦行者的形象,在树林里生活十四年。”

    因为太可怕了,国王像被暴风雨刮倒的树一般跌倒,晕了过去。人们上来赶紧急救,这才渐渐苏醒过来,他像面对恶魔一般气得浑身发抖,过了一阵才怒斥道:

    “你这个反叛女人!你打算把王室的尊严与和平毁灭个一干二净么?你为什么让把你当亲母亲看待的拉阿玛受这么大的苦?与其让我和那气质高尚而且生性勇敢的王子诀别,你还不如让我死掉!”

    “对神发的誓,对于救命恩人的诺言,不论国王或者一般的人,只要他不遵守而予以破坏,那么,普天之下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信守诺言了。”

    “啊,像女神那么美的你,为什么心却那么狠毒?我诅咒你那曾经抓住我心的美貌。创造美女的神实在可恨。啊,我是喝了甘甜的毒酒了。不过,你想没想过,你这做母亲的这么做,是给你孩子制造耻辱和痛苦呢。群星点缀的天空啊,可怕的明天,这样的日子永远不要再来,时间停止流逝!不要把丧失国王威德的我曝于灿烂的白日之下,让我死于暗夜之中。

    他既愤慨,也叹息,泪流满面之中迎来晨光的,登基典礼的大殿上已经设下黄金宝座,所有大街小巷全是旗帜花环和市民的欢呼声。第二王妃无情地告诉即将登基的王子拉阿玛的,却是国王遵守的两个诺言。然而王子毫无怨愤神色,他说:

    “作为国王的父亲如果为了遵守诺言,我将干脆利落地抛弃王位,离开都城。”并且向他的敌人第二王妃恳切地道别,当他正要离开王宫而去的时候,他的生母第一王妃哭喊着跑来,她哭着说:

    “你根本没有遵从迷于女人的美色,有悖于正确的为王之道。为父之道的人的义务。即使你洁身引退,国民也要大兴义军,拥你为王,这是定不可移的。你必须以长男的权利,以自己的力量为王。你父亲如果反对此事,那是错在你父,即使不得已杀了他,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此外还有第三王子也持同样见解,劝他造反,他也充耳不闻。他说:

    “为子者必须从父。为王者必须信守诺言。”说完便对他的妃子希塔说:

    “你留下来以慰老母。对新王巴拉塔忠心尽职。不得编造关于我的流言,也不能蓄意赞美我如何贤明。”

    “此话说得如此绝情。走森林之路,走在前面披荆斩棘的,是作妻子的本分。相扶相偕,不离左右,才为林中艰苦行程增添乐趣。如果抛我而去,让我一人身居王宫,我将饱尝离别之苦,徒自伤悲,必将日渐瘦弱,难免一死。”

    “你根本不知森林之中多么可怕,有猛虎追赶,有大蛇威胁,嚼木实草根以充饥,睡在大地之上、哪顾潮湿露冷。在我眼里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你,我决不能让你忍受如此痛苦与我相伴。”

    “睡在那样的大地上,也决不会比与丈夫离别,独居宫殿的床上冷呢?”

    王子妃反复哀求,第三王子也决定抛弃宫廷生活随大哥而去。结果是这三个人以凄惨的形象,赤着双足离开王宫。当他们三人走在大街上时,市民们无不为第三王妃和新王无道而愤恨不已。他们纷纷说:

    “跟随我们的国王而去吧。我们的新王只能是拉阿玛。”

    “对!哪个愿意呆在拉阿玛不在的都城?巴拉塔当一个没有人民的国王遭到嘲笑活该。”

    人们纷纷喊叫着,追随一向敬慕的拉阿玛而来的人越来越多,没过多久竟然成了大队人马大进军的气势,这样,就可能被诬为对父王的造反,所以,拉阿玛他们三个人只好趁夜间离开人民逃出城去。

    另一方面,父王失去了最爱的儿子十分悲痛,那天夜里郁闷而死。第二天早晨,从旅行途中被召唤回来的第二王子,由他的生母第二王妃向他讲了这一切,第二王妃满以为他听了自己当了新王一定高兴,但是出乎意外,他却伏在父王遗体上大哭大叫着说:

    “可怕的母亲!母亲您从我这里夺走了远比王冠珍贵的待我像宝贝一般的父亲和哥哥。一个没有骨肉之间至亲相爱融融之乐的王室,除了灭亡之外没有别的。我必须把应该是真正国王的哥哥拉阿玛找回来。”

    结果是他率大军从这个森林找到另一个森林地搜寻哥哥,几天过后尝尽辛苦终于找到了,两人互相跑向对方,紧紧相抱,高兴得热泪滚滚,忘掉了王位之争,也忘了异母所生。流在一起的惟有兄弟间的真诚之泪水。过了一阵,巴拉塔向众多的军人高声宣布:

    “我现在把违反我本意而给我的王位,交还给我哥哥拉阿玛,惟一的愿望就是由于我真心的谢罪,能多少减轻一些我母亲的罪,那就是我莫大的侥幸了。”

    拉阿玛把巴拉塔推开。他说:

    “王者必须信守诺言。孝子即使在父亲死后必须尊重父亲的意志。我不能因为溺爱弟弟而脱离做儿子之道。新王是我弟弟巴拉塔””

    巴拉塔把王者标志的黄金鞋拿出来让哥哥穿了一下,然后举过头顶,一边让人们看一边说:

    “我要按照和父亲约定好那样做,哥哥在森林里的14年时间,我把这鞋放在宝座上,就把它当作拉阿玛王来对他尽忠。如果过了这个期间哥哥也不回来,那就应该自叹对哥哥的爱还不够,自己就跳进火葬坛一死了之,但是决不继承本该属于哥哥的王位。”

    他说的话确实不假。王子巴拉塔回到阿耀托亚的都城之后,也怕招致世间的误解而不进王宫,住在都城近郊的树林里,作为国王拉阿玛的代表广行善政。过了14年之后,他和人民一起欢迎从森林归来的第一王子拉阿玛,请他继位。

    这种坚守义理的兄弟之爱的地方,不管是民家,也不论是王家,不可能不繁荣发展,拉阿玛的王室和柯萨拉之国,永远是爱与和平的花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川端康成作品 (http://chuanduankangc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