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告辞?”

    铃子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南条平静地点了点头。

    “我就是忘了歌唱的金丝雀。正如你看到的,我已经再不能跳舞了。”

    铃子久久说不出话来。

    “见不到师博,心情反而不觉得难受。铃子你可以替我向师傅好好道歉吗?对师傅说南条没有自杀而回国来,就算万幸了。”

    天色越来越黑了。

    “对不起,我……”铃子脱口而出,就像水滴嘀嗒一声掉下来似的。说着,眼泪簌簌地滚了出来。她仿佛在呼唤远方的亲人,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能跳也好,不能跳也好啊。”

    这话兴许是渗进了南条的内心深处,他沉默了。

    “我盼啊,盼啊,一直盼望着你回来,我就是在盼望中长大的啊。”

    “可是,对师傅,或是对你来说,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啦。”

    “不,我需要你,我是需要你的呀。”

    “我能对你有什么用呢?我能做什么呢?”

    “能!就算什么也不能,却有一样可以做。”

    “你是说爱吗?”南条结结巴巴地说:“可是,是啊,你我所能做到的,已经顶多是一同自杀了。”

    “死了也好。”

    铃子畅哭起来了。

    “请不要哭。这里还有一个人更凄惨,欲哭也不能哭啊。”说着,南条从椅子上站起来,“你本来不是那样爱动感情的嘛。”

    “你又嫉妒又羡慕,我十分了解你渴望着爱情。”

    “天黑了。让我看看令人怀念的排练场,我就该回去了。”

    南条伸手去摸自己还熟悉的电灯开关,电灯刚一拧亮,他不禁愕然失色。

    他的目光猛地落在墙上挂着的星枝的照片上。那虽是一张半身剧照,但他一眼就认出是她。

    “那个疯子。”南条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然后若无其事地凝望着照片说:“是个美人儿啊。她也是师妹吗?”

    “是啊。她叫友田星枝。前些日子,师傅为我和她举办了双人舞表演会。星枝也到横滨去迎接你哩。”铃子说着,揩了揩泪珠。

    南条环视了一遍并排挂在墙上的照片说:

    “看样子子弟相当多嘛。研究所的情况怎么样?”

    “日子不好过啊。亏你还问到这些事。让你去留洋的时候,把这座房子拿去作抵押,你忘了?!后来给你寄的生活费也何尝不是……”

    “这我知道。”

    “师母已经去世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她比我亲生母亲还要疼爱我。”

    “打那以后,师傅不知怎的,身体一下子衰弱下来了。”

    “是吗?”

    “师傅说过,你回来,他就放心引退。他一心指望这个,看样子他打算把研究所让给你哩。”

    “请告诉师傅,就说南条没能自杀而回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问这个吗?我的关节不顶用了。”

    “不顶用?是脱落还是折断了呢?很痛吧,不能治好吗?你说话呀!”

    “我一辈子就靠这条腿啦!”南条用拐杖嘎达嘎达地戳响地板,又说:“用木腿是不能舞蹈的啊!”

    “什么呀,这个家伙!”

    铃子突然一脚把拐杖踢飞了。南条遭到突然袭击,打了个趔趄,快要往前倾倒,铃子敏捷地将他的右胳膊绕到自己的肩膀上,支撑着他。

    “你把我当做你的脚啊。不是用木腿,而是用人腿走,不是吗?啊,不是能够走了吗?”铃子说着,亲切地拉着南条走起来。“师傅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的啊。哪有做父母的,会怪罪残废了的儿子呢。”

    “谢谢。我也想用温暖的人腿走路啊。”

    南条说着悄悄地离开铃子,把拐杖捡起来。

    “请向师傅问好。我不去见他了。”

    “我不让你走!”

    铃子紧紧追上去,南条靠在钢琴上,用拐杖一端使劲地敲了两三下放在钢琴后面的洋鼓。

    铃子闻声吓了一跳,撒开了手。

    “我要让你睁开理智的眼睛!”南条说。

    铃子忽然揣摸起南条所说的“你”,是指南条自己呢,还是指铃子。在沉思中,南条已走到门外去了。

    “你要到哪儿去?下着雨呐。你现在住在哪儿?”

    铃子追了出去,想不到外面有辆汽车在等候着他,他已经上车走了。

    她无精打采地折回了排练厅。

    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铃子!”

    她叫了一声,同时咚的一声用力击了一下大鼓。

    “铃子!”

    她又击了一下大鼓。

    铃子扔下拨子,利落地脱掉衣裳,走进浴室,开始洗竹内的排练服。

    这是一间镶着瓷砖的清洁的浴室。

    铃子只洗了一件排练服,伸了伸腰,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然后泡在浴盆里。她的整个身子仿佛被一种温暖的东西所拥抱,她不觉泛起微笑。但一想,连忙往脸上浇了浇温水,情不自禁地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胳膊。

    电话铃响了。

    铃子心里一跳,把身子缩作一团,四下里打量了一下。

    身体温淋淋的,她就罩上了后台服。她去接电话之前,电话铃在那静谧的房间里不停地尖声响着。

    铃子不知怎的,心房跳得厉害,话声堵在嗓子眼里。

    “喂,喂,我是竹内。”

    “啊,铃子。就你一个人?”

    “星枝?是星枝吗?”铃子如释重负,“实在对不起,我正在洗澡呢。”

    “噢,在下雨哩。”

    “洗澡,我正在洗澡呀。喂,喂,在家?你是在家里挂来的吧。打那以后总不见你来,这可不行呀。你在干什么呢?”

    “今天吗?”

    “嗯。”

    “用望远镜眺望海港呗。”

    “讨厌鬼!你一直没来,让人家担心嘛。”

    “‘筑波号’今天已经起航了。”

    “‘筑波号’?”

    “喂,喂,那个叫南条的,怪得很呐。”

    “嗯,他刚刚才来过。我本想告诉你的,他真可怜啊。他的腿瘸了。瘸了,你知道吗?他成瘸子了,再不能跳舞啦。他说,那天他躲在舱房里来着。”

    “是吗?”

    “他谁都不想见,这也难怪啊。他是来向师傅道歉的。师傅不在,他让我对师傅说:南条没有自杀而回国来,就算万幸了。他是来告辞的。”

    “他还拄拐杖吗?”

    “嗯,吓我一大跳。傍晚不是吗,他像个幽灵似的溜了进来,就站在昏暗的排练厅里。”

    “那又怎样?”

    “什么怎样,你是说南条吗?今后那条腿真的不能跳舞,可怎么办啊!”

    “铃子,你又哭了?”

    “他压根儿不好好听我的话,像是不想再活下去,情绪很低沉哩。”

    “那是假的。”

    “什么假的,他明明是说来告辞的嘛。就说师傅吧,他也不能坐视不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川端康成作品 (http://chuanduankangc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