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铃子要是结婚,师傅会很寂寞的啊。”

    “嗳哟,星枝也会这样体贴人,少见哩。我告诉师傅,他准会高兴的。”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一个个都要结婚的嘛。”

    “那就是嘛。不过,南条要是还有点想念我的话,也不至于连招呼都不打就回来呀。不应该连封信,连封电报都不来呀:”

    “咱们还来接他,太荒谬了。”

    “南条一定会喜欢星枝你的。”

    “没想到你这个人那样懦弱。别说昧心的话啦。”

    她们两个人回到四号码头的时候,“筑波号”的巨大船体己靠近过来,仿佛压在前来迎接的人们的胸口上。

    从船上传来了奏乐声。

    海鸟成群聚拢过来,又从轮船与码头之间匆匆飞去。汽艇从轮船的船头和船尾,把缆绳拽了过来。码头上的人们你推我拥,把身子探出栏杆。已经可以望见乘客了。他们也跷着脚站在甲板上,有的挥舞着国旗,有的手拿望远镜眺望。在吊着成排救生艇的船舷下方,一个个圆圆的舷窗露出了一张张的脸。

    在欢迎的人丛中,有的人高举像是迎接退伍士兵的那种国旗。洋人的家属彼此拥抱,挥舞帽子。也有的姑娘,把杂沓的人声置之脑后,独自靠在餐馆墙上,悠然地读着外文书。码头的栈桥前方聚拢着旅馆派来揽客的人。码头上不净是那些来迎接显赫留洋者的华丽打扮的人,还有像是移民亲戚的乡巴佬。有船员的眷属。也有港市的娼妇,她们脸上一副睡眠不足的神情。

    已经看到船上人的模样了。船上和岸上,人们的感情交融在一起。顿时沸腾起一股欢乐的热潮。这是一种纯洁、兴奋感情的流露。大概是找到了自己所盼望的人儿了吧。

    “啊,太高兴啦!”

    一个娟秀婀娜的小姐跷起足尖跺着脚,发出了一句叹息。铃子在一旁听见了,自己也被这种情景所牵萦,情不自禁地高举起花束不停地摇晃。竹内抬高声音问道:

    “哪儿,哪儿?南条在哪儿,看见了吗?”

    “没看见。不过,总觉得很高兴啊。”

    “好好找找。看见了吗?”

    “南条一定看见我们来了。”

    “奇怪,没看见南条呀。真奇怪。”

    身旁的人都急匆匆地走到下面去了。竹内也只好走到外面来。在这里,等候接船的人早已排成长龙。铃子和星枝把花束举到头上,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过不多久,允许上船的时间到了。他们也从B甲板一同上了船。本以为南条会在入口大厅里等候,可是哪里也没找见他的踪影。

    “一定还呆在舱房里吧。”

    他们急忙走到一八五号房,果然看见门扉上挂着的船客名牌上,用拉丁字母书写着南条的名字。但门扉紧闭,敲门也不见回声。

    然后,他们又匆忙走到A甲板的散步场地、吸烟室、图书馆、娱乐室,还有餐厅,找了一遍,也没见南条的身影。无论走到哪儿,处处都碰到人们喜逢至亲好友或情人的情景。他们连走带跑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竹内焦灼地拉长着脸。

    铃子和星枝登上了狭窄的阶梯,那里是儿童游戏室。

    “哟,连玩沙的地方都准备了。”

    星枝稀罕地抓起了一把沙子。铃子却在狭窄的沙场上边哭边跪坐下来。

    “太无情了,太无情了。太过分了!”

    “有什么可哭的。”

    星枝说罢,紧闭双唇,摄住拳头说:“多痛快啊。真有意思。”

    竹内急得双眼充满血丝,到办公室打探去了。

    “请问一八五号房的南条已经上岸了吗?”

    “哎呀,客人那么多,不能什么都知道呀。这会儿,值班服务员还在那房间附近,他也许会知道吧。”办事员回答说。

    他们返回能房,向在那儿打扫卫生的服务员探听。服务员说:

    “客人大都上岸了吧。”

    一八五号房依然紧锁着。

    两侧并排舱房的窄长走廊,只是一片白花花的油漆的寒光,已经杳无人迹了。

    女弟子们带着不安的神色,在大厅里等候着。那儿也寂然无声。竹内强压住心头怒火,苦笑着说:

    “他自己已经上岸了吧。早知如此,在岸上等他就好了。”

    也许是这样。码头分上下两层。接人的从楼下上船。旅客从楼上上岸。这大概是为了避免混乱的缘故吧。从岸上到船上架设的临时渡桥,也分上下两层。说不定竹内他们上船以前,南条就早已上岸了。

    旅客的行李源源地运了出来。

    快要下船的当儿,星枝叭哒一声把花束扔进了海里。铃子望了一眼那漂浮在波浪上的花束,又茫然若失地凝视着自己手中的花束。

    临港餐馆又沸腾起来。有的人在席间发表回国演说。

    出了码头便门,他们甚至连汽车车厢也搜索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南条的身影。向报社记者打听,记者回答他们也在寻找南条,想请他发表回国观感。

    也许竹内难以忍受这种屈辱和激愤吧。在悲伤之余,他想一个人独自呆着。

    “实在对不起。失陪啦,我这就……”竹内说罢,连头也不回就走了。

    女弟子只好面面相觑。星枝家的司机把车子开了过来。

    “回家吗?”铃子孤零零地说了一句。

    “不回家。”星枝摇了摇头。

    “可是……”

    铃子直勾勾地目送着竹内的背影,这当儿她热泪盈眶,倏地跑了过去。

    “师傅,师傅!”铃子从后面紧追上去。

    两个女弟子满脸为难的神色,望着星枝问道:

    “不回家吗?”

    “不回啦。”

    “那么,再见。”

    “再见。”

    星枝又独自上船去了。她来到南条的舱房前,悄悄地靠在门扉上,一动不动,合上了眼睛,脸上像挂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具。

    不论是仓库的红色屋顶、街树的嫩绿、前方耸立着白色洋房的街道,还是从海面拂来的微风,都给人以一种清新的感觉。铃子的皮鞋声显得格外响亮,兴许是她要追上竹内的心情变得更加急切了吧。她目不斜视,只顾往前奔走。

    “师傅!”她迫上竹内,差点儿跟对方撞了个满怀。

    “噢。”

    虽然突如其来,竹内却显出高兴的样子。

    “你一个人吗?”

    “嗯。”

    铃子摘下帽子,甩了甩头发,一边揩着汗珠。

    “已经是夏天啦。”

    “天气真好啊。”铃子欢悦地笑了。

    “不知星枝她们怎么样。我是冷不防地跟在师傅后面追上来的。”

    竹内默然不语。铃子一边走一边似看非看地瞧了瞧竹内的脸色。

    “也许南条在旅馆休息呐。”

    竹内说着,走进了新华丽饭店。可是,南条也没有在那儿。他很快又走了出来。

    “咱们吃午饭去吧。”

    在外面等侯着的铃子依然面带愁容,一味在摇头。

    “那么,再走走吧。”

    铃子点了点头。他们从郁郁葱葱的山下公园旁边,走过垂柳飘拂的谷户桥,沿着两侧都是西洋花铺的坡道,朝山冈上挂着气象站旗子的方向登上去。传来了少女们合唱的赞美歌。他们两个人被歌声吸引了,便走进了外国人墓地。

    这片墓地开阔悦目,如茵的绿草坪上,轮廓分明地耸立着一块块白色的大理石,花草点缀其间,初夏的阳光泼洒下来,晶光耀目。简直是一个清洁、整齐、欢快而又静谧的庭园。在山冈的陡坡上极目远望,右边停泊在海港里的船只、海港市街、伊势佐木街的百货商店,乃至远处的重山叠峦也尽收眼底。

    赞美歌声是从远处山麓的墓地传过来的。歌唱者多半是基督教学校的女学生。

    入口路旁的河堤上盛开的杜鹃花,嫣红似火。那色彩映在大理石的十字架上。

    女人衣服的颜色,由于草坪和空气的关系,看上去像是一幅瑰丽的图画。尤其是年轻姑娘穿上和服,简直美不胜收。前方一望无垠,仿佛浮现在市街的上空。这里也是横滨的名胜之一,不光是前来扫墓的外国人,还有装扮入时、前来游览的日本姑娘,也流连其间。

    他们边走边稀罕地读着碑上镌刻的“为了我爱妻的神圣回忆”的铭文,还有下方刻着的圣句等。兴许是这些与墓有因缘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挚爱和悲伤,在铃子身上引起了共鸣吧,她觉得自己的感情纯朴地流露了出来。

    “噢,师傅,南条真的回来了吗?”

    “是回来了。舱房上明明写着他的名字嘛。”

    “不至于在中途跳海了吧?”

    “哪会干出这种傻事呢。”

    “我不信。我总觉得乘船回来、在舱房里的,是南条的遗骨,或是灵魂呀。”

    铃子说罢,发现自己脚底下有座小坟,那崭新的大理石碑上雕刻着百合花。

    “啊,多可爱啊!这是婴儿的墓呀。”

    她把那束一直无意识地拿在手里的花束,随便放在这座墓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川端康成作品 (http://chuanduankangc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